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823章 娜塔莎找组织

第1823章 娜塔莎找组织

    她才刚刚十七岁,以这个年龄加入组织的年轻人都是少有的。

    她真的是军人,未经过严苛训练的普通姑娘,如何站立得如同电线杆笔直?

    她也必须是军人,否则她如何背的动巨大的麻布口袋?

    三十岁出头的彼尔姆市列宁共青团第一书记多克图罗夫,他几天前直接收到了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特殊命令,一时间弄得他受宠若惊,还以为自己要升职了。

    接着,全苏列宁共青团第一书记、内务人民委员,甚至还有苏联妇女委员,各路人等都发来电报。

    所有的电报汇总一起都有着一个重大的共同点:英雄狙击手斯佩洛斯金娜要到了,责令当地人员做好接应准备。

    实际情况是,各方面希望接应工作弄得低调一些,故而斯大林在电报特别提到这一点。

    很多事情多克图罗夫不必担心,领袖的电报上已经将该怎么做罗列的明明白白。他也的确不用担心,领袖又给彼尔姆市市长、第一书记,以及市第一中学的校长教务处都下达了命令。

    年轻的斯佩洛斯金娜是英雄不假,斯大林亦是非常欣赏这个传奇的姑娘。

    斯大林是个聪明人,他有意宣传这位姑娘的事迹,也决不能因此打扰姑娘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斯大林在电报上特别指导彼尔姆方面做了一套预案,对于多克图罗夫,他只要照章办事就行了。

    此时,多克图罗夫轻轻打量着年轻的姑娘,她以军人的站姿屹立不动,一时间场面极度违和,仿佛自己就是个高级军官。

    “好啦!亲爱的斯佩洛斯金娜同志,这里不是战场,我也不是军人,您还是像一位普通学生那样,不必紧绷着神经。”多克图罗夫微笑着说。

    “遵命!第一书记同志!”

    “哎呦!你这个姑娘!你……”多克图罗夫狠狠拍了一下脑门,又裂出一阵难堪的笑

    他定了定神,干脆一板一眼的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听令!稍息!去那边的沙发坐好。”

    直到这时候,娜塔莎堪称僵直的身躯才动起来,乖巧的坐上松软的沙发,却依旧保持着严肃。

    “唉……看来您一直是以军人的身份要求自己,即便到了这里,即便您即将上学。”多克图罗夫不知道自己应该钦佩她,还是当和其他人一样捂着嘴偷笑。

    在场的诸位都是同一个组织的干部,他们所了解的年轻女团员总是充满青春朝气,就如同苏维埃的建设道路那般蒸蒸日上。

    她暂且安静的坐着,多克图罗夫这边迅速解决掉任务交接的工作。

    彼尔姆市和莫斯科市的列宁共青团代表握手致意,又签署了一份文件,如此,陪同娜塔莎旅行一路的谢尔盖耶夫和其伙计们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谢尔盖耶夫同志,你们这一路辛苦了。”

    “不碍事,这是我们的任务。”

    “接下来,斯佩洛斯金娜的档案就转移给我们,你们放心,我们会完成我们的任务。”说着,多克图罗夫又看了一眼安静坐着的娜塔莎,不由轻轻一声叹:“看来英雄就是不一样,也许所有的英雄都是深沉的。”

    “并非如此,她是军人,还是经历过无数次惨烈作战的老兵。相信我,如果您也经历过那样的战斗,您也会变得深沉。”

    听到这个,多克图罗夫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同志严肃的脸,便没有再问下去。

    场面安静了一会儿,是时候抓紧时间解决斯佩洛斯金娜的问题。

    对于娜塔莎,她严肃的外表下真是竖起耳朵聆听那些大哥哥们在聊些什么。

    居然在赞扬自己是真正的军人,不同于一般的女孩,娜塔莎真是心里美滋滋的。

    多克图罗夫搬着凳子走近安静的女孩,直接坐在她面前。

    “您还是不要太紧张,也不必再以军人的姿态坐着。您就像一般的年轻姑娘那般,这样,我也不会觉得太奇怪。”

    一般的姑娘该有的坐姿站姿?被这位第一书记一说,娜塔莎居然一时间忘记了。

    是啊!自从去年八月份当了民兵,从那时开始自己接受的就是军人教育。这幅小小的身体可是经历了最严苛的军事训练,以及最疯狂的战斗。

    心智上尚未被战争侵蚀掉,身体却已经适应了战争的需求,某种意义上,一个姑娘的灵魂寄宿在一台非常美丽的战争机器里。

    或许,北欧神话里的布伦希尔特,最能形容她现在的状态。

    “呵呵,您只要放松精神就好了。亲爱的同志,您会笑吗?”

    “笑容?当然。”娜塔莎轻轻咧开嘴,身体也轻轻放松。她的微笑是那样的美丽动人,要知道多克图罗夫为了工作愣是到现在没有结婚,而今看到传奇女英雄的微笑,如同利剑一般直戳心房。

    那可不是单纯的甜美感觉!此刻,多克图罗夫感觉到的是绝对的可靠。

    是怎样一种可靠?如果自己正在战场作战,身边有着这样一位战友,接下来,恐怕就是敌人单方面承担可怕的伤害了。

    “很好,尊敬的斯佩洛斯金娜同志,接下来我向您交待一下针对您的命令……”

    现在,多克图罗夫宣布的实际就是斯大林本人下达的命令。

    娜塔莎是在上午下的火车,接着马不停蹄就到了彼尔姆市的共青团支部大楼。她在这里首先是完成报道工作,吃过午餐再休息一下,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她再度到彼尔姆市第一中学报道。

    至于今日晚上,娜塔莎就要住在学校宿舍了!

    晚上住在学校,这件事娜塔莎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一直对住校生活非常的习惯,只是时隔一年多的疯狂经历,她第一担心的,却是自己的课业能力是否落下的太多。

    三十天前,自己还在背着重重行囊进行长途跋涉,遭遇战还要伺机打爆敌人的脑袋。

    三十天后,自己却处于绝对安全的环境,坐在课堂中继续书声琅琅。

    能够适应吗?怎么可能立刻适应!

    即便如此,也必须适应!一切,都是为了美好的未来。

    多克图罗夫说了一大通,话毕,他谨慎的问:“您……您都听明白了吗?”

    “我都明白了。谢谢你们为我做了这些,我想我会顺利适应学校的生活。”

    “但愿如此。既然您非常的清楚,那么我再强调一下,您在学校里只要安静的学习就行了。您的确是英雄,但组织上可不希望您过于张扬。亲爱的同志,我们只希望您像个普通的十年级学生那般生活,就像我今天见到的您这般,要尽量保持低调。”

    “我会的。”

    “很好,接下来,您把您的勋章全部拿出来吧。”此言一出,多克图罗夫立刻看到女孩轻轻皱起的眉头。

    他连忙补充,“可能这让您很为难吧。您完全不用担心,它们是您珍贵的宝贵,我们是奉了领袖的命令代为保管,我们会严密的保管。您看那个。”

    多克图罗夫随手一指,娜塔莎侧目看去,那里正是一个保险柜。

    “您的勋章就锁在那里,如果您想来看看,这里随时欢迎您。”

    娜塔莎点点头,她当然不希望和自己的“大金星”分开。既然是斯大林的命令,自己只好执行咯。

    其实,对于房间里的人们,大家对于传奇英雄斯佩洛斯金娜一直充满好奇,她即将亮出自己的勋章,好奇的劲头驱使大家纷纷凑过来。

    一个个木盒被从麻布口袋拿出,整齐的摆在沙发上。

    它们被一个个打开展示,盒子里面勋章和证书一应俱全。

    红旗勋章、一级卫国战争勋章、一级游击队员勋章、战功奖章(到了莫斯科后领取),以及最为重要的金星勋章。

    “啊!您……这是伟大的英雄!”

    多克图罗夫不禁一阵感叹,看到这些勋章后,对于今日拜访的斯佩洛斯金娜,他完全无法想象,过去的一年内这个小姑娘究竟经历了什么。一切都太神奇了。

    承载勋章的木盒都被合上,多克图罗夫捧着他们只觉得千斤重。他就是奉了上级命令保管这些勋章,这便当着娜塔莎的面,将“沉甸甸”的木盒全部放进空空的保险柜了。

    之后,他特别保证说:“从现在开始,那个保险柜只存放您的勋章。我将作为第一保管员,我将保证他们万无一失。”

    “嗯……谢谢。”娜塔莎轻轻点头。

    “接下来还有一件事。”

    “嗯,是关于我的新名字的事。”

    “不错。我想您应该清楚,国家一直在宣传战斗英雄,您的名字早就被列入宣传的名单中。真理报已经刊登了关于您的报道,您看,我早就知道有一位行斯佩洛斯金娜的战斗英雄。但是这个名字太引人注目的,您的杀敌战绩已经是全联盟第一。哦!这是不可思议,我现在都难以想象,完成这一战绩的居然是您,我想任何看到您本人的人都不太相信。所以,他们得知您就是斯佩洛斯金娜,只怕会追着您询问……”

    “所以,我将不厌其烦?”娜塔莎抢话说。

    “啊,既然您明白,我就直说。”

    “好的,您说。”

    “您将以新的名字到第一中学上课,这对您是一种保护。”

    “是,我可以理解。我想我不是热衷张扬的人,我支持这样的决定。现在我只想知道,我的新身份是什么。”

    “哦,您稍等一下。”

    很快,多克图罗夫拿来一份印刷好的文件,这里面就是斯大林责令神通广大的内务部,给娜塔莎编纂的一个新身份。

    娜塔莎捧着文件仔细看着,看着看着,居然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啊哈哈,我明明是乡下人,居然直接成了莫斯科市民,真是太奇怪了。”

    “呵呵,想不到您还会放声大笑。”多克图罗夫本来都习惯了女孩安静严肃的样子了,“想不到,您天真烂漫的一面只是被埋在心底罢了。”

    意识到有点失态,娜塔莎再度严肃起来:“这个新身份我挺喜欢的。特维尔区啊,也许未来我上完大学,确实可以和丈夫在特维尔区定居。”

    “您想得还挺长远。”多克图罗夫听到她提到了一个特别违和的词汇,“您有着美好的未来,就是不知道那个优秀的年轻人能获得您的芳心。”

    “这个您不用担心。”女孩说话面不改色,他多克图罗夫又不是傻子,就算这姑娘身经百战,一进屋待人接物还跟进军队指挥部似的,在谈起人生大事的时候,哪个姑娘不害羞。谈此问题她如此随和,定是早已有了心怡对象。

    “嗯,就是我这个新的姓,我不喜欢。”

    “哦?您不喜欢?”

    “是啊。您和其他同志希望我尽可能的保持身份,结果文件上要求我姓斯佩洛娃。这……会不会让人想到我的真实身份呢?再说,只要留意报纸,许多人还能看到我的真实面容呢。”

    “这倒也是。这个姓是我编纂的,如果您不喜欢,我们可以立刻换掉。”

    “还来得及吗?”娜塔莎抬头问道。

    “当然,您的原始学籍档案已经在战争中遗失,我们会为您做一个新的。再说您在彼尔姆上学是奉命用的假名,所以这里有着很大的可操作性。终归是您的新身份,干脆这样,您给自己想一个新的姓。”

    “真的可以吗?”一瞬间,娜塔莎像看到宝一样,一双翠绿瞳色的大眼睛烁烁放光。

    “当然可以,希望您不要想出奇怪的词汇。”

    “不奇怪。我决定了,我新的姓就是哈尔科娃。”

    她的果断令多克图罗夫和其他人都非常惊讶。

    “哈尔科娃,用作阳性后缀就是哈尔科夫。难道,您对那座乌克兰城市情有独钟?还是别的原因。”

    “嘿嘿。”娜塔莎腼腆的笑起来,“这个,您就不用多问了。”

    “可以,我不多问,只要您喜欢。”

    确实多克图罗夫基本明白了,她选择“哈尔科娃”这个姓,必然是因为其爱慕的那个男孩就姓作“哈尔科夫”。

    多克图罗夫刷刷几笔,就在文件上写下了“哈尔科娃”。

    “很好,哈尔科娃同志,既然您选择了这个姓,我们现在就进入状态。”

    “好的。”

    “您的报道至此就基本结束了。很快就是午餐时间,吃过午餐后您在休息室稍稍睡个午觉,到了下午三点,我会亲自将您护送到第一中学。您不用担忧什么,您还需要哪些生活用品?我们会竭力为您提供。”

    “嗯……应该没什么了。如果……如果可以,就送我一瓶墨水吧。”

    “墨水?恕我直言,您有钢笔吗?”

    “当然!”提到钢笔,那也是娜塔莎骄傲的事。她麻利的又把手伸进口袋,很快拿出一支钢笔,骄傲的说,“这是别列科夫将军送我的,怎么样?”

    “居然是派克钢笔。”多克图罗夫识货,知晓这是钢笔中的高级货。“看来,那为将军很欣赏您。是不是您戴着的腕表也是那为将军送的?”

    “当然,很漂亮的机械表。您知道吗,作为军人,腕表真是太重要了。”

    “唉!我从没认真想过您还有这些装备。”多克图罗夫耸耸肩,“也好,您的新身份是来自莫斯科特维尔区的姑娘,那里的居民稍微富裕一些,您有这些东西也都说得过去。”

    “是的。我可不希望您再没收我的腕表塞进保险柜了。”说罢,女孩俏皮的一笑,这份俏皮,也让多克图罗夫确认,她的少女心真的只是被艰苦的战地生活所压制住罢了。

    他没有多问钢笔和手表的事,也幸亏他没多问,没有代为保管那枚江诗丹顿的手表。

    因为,机械表的后盖打开,盖子的背面就用大写的英文字母可印着“madechina”,以及一个数字2015。

    对的,这玩意儿其实是个山寨货,那个位面杨明志被坑了~当然,假冒但不伪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