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画魂 > 第八百七十四章 祝融之火

第八百七十四章 祝融之火

    苍无念和风湮之所以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那是因为对方的气息就是这大自然的气息,因为神力巨大,所以烛龙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天地的动荡,也难怪他们之前在洞顶看见这对眸子的时候愣是没有发现对方眨过一次眼睛。

    至于眼下,烛龙与他们对话更是连嘴都没有张开过,就好像他那巨大的龙身之中还有一张能够发出声音的嘴似的,只需用腹语便能与他们交流。

    “什么天神不天神的,不过就是把孤苦伶仃的老骨头罢了。倒是你们这两个小娃娃,真是让我羡慕得很呐!”烛龙感慨的说着。

    “羡慕?前辈羡慕我们什么?”风湮闻言有些诧异的问道。

    “呵呵……”烛龙轻笑了一声,悠悠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神仙眷侣能够办到的,看来,你们还是两个有故事的孩子。”

    两人闻言,下意识的与彼此对望了一眼,他们如今是真正意义上的心意相通,那是一种很奇妙的境界,若非自己亲身经历体验,他们也无法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一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拥有这样的默契。

    苍无念又抬眼了看了看烛龙,见对方的眼神之中似有些期待,他心头一动,扬了扬嘴角,对着烛龙说道:“前辈是想听一听我与湮儿的故事吗?”

    此话一出,就见烛龙那一双奇特的眸子霎时亮了亮,随即立刻充满了兴趣十足的意味,哈哈大笑道:“好啊,我也很想知道,后世的天地是个什么模样的。”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三夜,烛龙便是在两人对当今三界的描述中度过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两人从相识到相爱的过程,以及历经了别离与种种磨难最后走到现在这一步。

    烛龙听得是连连感慨,若非他老人家的一举一动牵动天地间的许多变幻,恐怕他都要情不自禁的掬一把纵横的老泪。

    “不容易啊,不容易。你们两个娃娃能走到今日,当真是天大的缘分。世间之大,知己难求,你们可真是两个福泽深厚的孩子。”话到最后,烛龙如此感慨道。

    “前辈说得没错,能遇到湮儿,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运。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现在除了想与她永世相守,别无他求了。”苍无念坦然道。

    烛龙沉默了下来,目光在两人身上端详了许久,忽然用一种充满感激的语气轻声说道:“谢谢你们。”

    这一声谢道得有些突兀,不过两人还是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过,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活物了,更是几十万年如一日的身处在这极北的极寒之地中,当真是孤独寂寞。

    这便算得是力量越大责任越大的极端表现了,在这个一切都已经趋于稳定的世界,没有神魔之战,只有安稳和谐的岁月变迁。于是像烛龙这样神力过于强大的天神几乎便是天地间的异类,众生敬畏他们,也惧怕他们,所以他们虽然身为神,但却无法随心所欲。

    为了维系天地的安宁,为了让世间的一切有条不紊的发展延续下去,有些天神羽化了,有些天神散去了自己的力量,而还有些,就像烛龙这般,选择了承担,也选择了孤独。

    他这一声谢是出自真心实意的,谁也无法想象如他这般孤寂了漫长岁月的老家伙是有多么期盼能与旁人说上一句话,能听一听这世间的某些角落发生的那些他所不知道的事,哪怕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于他而言都是那么的美妙,那么让他神往。

    然而,苍无念和风湮在明白了对方道谢的心意之后却只是相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对着烛龙恭敬的作了个揖。

    “真要说谢,当是我们谢过前辈才对。前辈用心良苦,我们自知无以为报,只能说些故事与前辈听,实在是……惭愧得很。”苍无念十分难得的显露出谦逊、恭谨,以及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窘迫。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十分防备烛龙,并且还在心中不止一次的为烛龙对他们所做的事情感到愤怒。

    可是现在回头想来,从他们在章尾山脚下遇到暴风雪开始,一切都是烛龙苦心的安排,对方显然早就看出了他们的不凡,也猜到了他们的来意,所以才出手助他们将实力更加精进一步。

    然而烛龙做了这些的初衷,更多的却只是发自本心的希望这对恋人能够好好陪他说说话。

    不过烛龙显然是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淡淡一笑,道:“诶,莫要这么说。判断一件事物有没有价值,那是要分对象的,也许对你们而言说几天故事只不过是费点时间和精力,并不足挂齿。但是对我而言,这便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至于我对你们所做的,约莫也就相当于你们对我说了个故事那般,都是举手之劳罢了。”

    苍无念闻言一愣,随即释然,“前辈说得不错,倒是我狭隘了。”

    “好了,为了给我这把老骨头讲故事,又耽误了你们几天时间。虽然我也很希望你们能再多陪陪我,但是你们来时的地方显然更需要你们。”烛龙的语气有些落寞下来,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舍。

    两人闻言眼中都闪过一抹喜色,风湮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那……前辈是愿意告诉我们祝融之火的所在了?”

    “呵呵……”烛龙轻笑一声,“女娃娃不用难为情,你们本就是为了肩上的责任而来,谁又规定了天神便不能够有私心呢?你们需要的祝融之火就在这里,不过用的时候可要多加小心,莫要伤着自己了。”

    “祝融之火?”苍无念和风湮不约而同的惊疑了一声。

    这三日他们对烛龙说了许多有关三界之中的事情,与苍无念觉魂有关的东西也略有提及,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再刻意强调祝融之火的重要性,许是不希望对方觉得他们陪他谈天说地是抱有太过强烈的目的性。

    最重要的一点是,烛龙之前已经回答过他们,说祝融之火并不在他的手里,所以多番提及并没有意义,还不如多说点有趣的事情给他听,哄得他开心了才好方便再开口询问神火的下落。

    结果他们都没想到,烛龙竟然会自己主动提起祝融之火,而且坦然的表明那神火就在此处,还大方的愿意借给他们使用。

    只是……祝融之火到底在哪里呢?他们在这里待了三日了,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威力强盛的火源啊。

    “前辈……你不是说,祝融之火不在你的手里吗?”风湮犹疑的问道。

    “哈哈哈……”烛龙忽然大笑了起来,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戏谑,答道:“祝融之火的确是不在我的手里。”

    “那……”风湮是真有些莫名其妙了。

    烛龙眼神中的戏谑更甚,又兀自哈哈大笑了一会儿,然后才道:“因为啊,它在我的嘴里。”

    “嘴里?”

    两人闻言面面相觑,随即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烛龙的龙口,然后他们就愣住了,因为他们最初见到烛龙的时候,只是震惊于这条龙奇异的样貌。至于他口中衔着的那个类似蜡烛一般的东西,却是很快就被他们给忽略了。

    可是经烛龙自己这么一提醒,两人这才猛然惊觉,对方口中的蜡烛上,分明是有一团不起眼的火焰在燃烧的。

    难道,这团燃烧在蜡烛上的火焰就是祝融之火?

    两人变了又变的面色一丝不落的被烛龙看在眼里,他笑盈盈的印证了他们的猜测:“不必讶异,这就是祝融之火。”

    他这不说也就罢了,一说出来两人的面色就更加的愕然了,祝融之火可是火神祝融使用的神火啊!其威力之大是无法想象的。

    可是眼前这团看起来与寻常火焰无甚差别的小火苗,怎么看也就是有个照明的作用,丝毫也没有表现出它该具备的威力,至少苍无念和风湮眼下离它这么近,却是连这火焰的热力都没有感受到。

    不得不说,他们现在心中充满了怀疑,就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惊人温度的火焰,真的能煅烧龙血神木的树根吗?

    “不用怀疑了,就是你们所看见的这团小火苗。”烛龙笑着,随口又解释道:“正是因为它本身威力极大,所以我才用法力封印了它,再加上此处乃极寒之地,正好与火焰本身相克,所以它才能这般乖巧的变成了一团烛火。”

    “原来如此。”苍无念恍然,但很快又提出疑问:“可是以它现在的威力,是否足以将一截神木的树根煅烧成炭呢?”

    “你们且拿去试试不就知道了?”烛龙说着,已是微微张开了龙口,他口中那支燃着小火苗的蜡烛就缓缓的冲着二人飘落下来。

    为了稳妥起见,苍无念还是用法力护住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才伸手去接住了那支从天而降的蜡烛。

    “嘶……”刚将蜡烛握在手里,苍无念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阿念,你没事吧?”风湮立刻担忧的问道。